歡迎光臨青島晶誠電子設備有限公司官網

電話: +86-0532-87717117      郵箱:qdjcdz@126.com

產品展示 PRODUCTS

半導體“后浪”

作者:   |   閱讀次數: 835次


半導體業到底是紅海,還是藍海?這一直是一個值得關注的話題。對于這一產業“前浪”的聚集地域——美國、歐洲、日本——來說,在很大程度上,半導體確實已經屬于紅海,2015和2016年掀起的全球半導體業并購潮就是一個寫照,經過幾十年的發展,整個產業分工愈加細化,競爭愈加激烈,似乎需要一次大規模的產業整合和重新洗牌,才能繼續保持健康發展。

然而,同樣是在這段時期內,中國大陸的半導體業似乎正在反向行駛,IC設計公司數量暴增,各個地方的晶圓廠項目此起彼伏,這顯然不是紅海的操作模式。是的,與歐美日不同,中國的半導體業還是一片藍海,需要更多的“后浪”參與競爭。2014年以來的這一波產業發展大潮當中,半導體的“后浪”們帶來了諸多驚喜,也有苦惱,它們為整個產業積累著經驗,也提供著教訓。這一切交織在一起,推動著產業向更高、更快、更強的目標前進。

羨慕


首先,羨慕“后浪”們遇到了中國半導體發展的好時代。

2014年國家“大基金”的推出,正式宣告政府主導的產業資本和政策全面向半導體業傾斜,這在中國是空前的,給這片藍海提供了足夠的宏觀保障和動力。也正是從那時開始,中國本土的IC設計企業大量涌現,從2015年的500多家,猛增到2016年的1300多家,再到后來的1700多家,目前已經達到2000家左右。

“后浪”在發展初期,往往是以量出眾,但在產業規模和產值方面與“前浪”有較大差距,如中國近2000家的IC設計企業,它們的營收只占全球同業總營收的13%左右。因此,向更高水平前進的過程當中,還需要不斷增強競爭力,并擠掉過多的泡沫,才能具備挑戰“前浪”的能力。

此外,中國本土晶圓廠也如雨后春筍般涌現,據不完全統計,中國本土已經投產和在建的晶圓廠有50多家,為產業提供了強大的制造產能潛力和預期。制造是整個半導體產業鏈的重心和中心,它直接牽動著上下游的諸多環節(IC設計、封測,半導體制造設備、材料等),產業“前浪”的聚集地域,都是半導體制造發達的地區,無一例外。因此,半導體制造“后浪”的崛起,才是整個產業崛起的根本保障。

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是實現所有產業和個人快速、高效發展的最佳路徑,半導體產業自然也不例外??吹奖就涟l展的機遇之后,眾多來自德州儀器(TI)、ADI、博通、高通、英特爾、應用材料、三星、臺積電等大牌企業的高級技術和管理人才回國,創辦了一個又一個的半導體企業,為“后浪”的崛起提供了大量技術和管理、運營資產。尹志堯之于中微半導體、梁孟松之于中芯國際等,是最好的范本。

本土的產業和技術積累也發揮著重要作用。上世紀90年代,在中國半導體沒有實現市場化,且產業資本很有限的情況下,以“908”和“909”工程為代表的先行者為眼下這一波“后浪”的興起奠定了基礎,有了像華虹宏力這樣的本土晶圓代工廠,給本土的IC設計企業提供了強有力且接地氣的芯片制造保障。

半導體是典型的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產業,技術在短時間內難以跟上“前浪”步伐的情況下,產業資本在這一發展時段的重要性就更加突出。在“大基金”的引領下,政府和社會資本正在源源不斷地進入本土半導體產業。特別是科創板的推出,進一步拓寬了半導體企業的融資渠道,促進著整個產業的市場化發展。也正是在這段時期內,造就了多家市值破千億的本土半導體企業,韋爾股份、聞泰科技、匯頂科技、中微半導體等7家,先后成為了產業明星。

敬意


其次,是敬意,因為“后浪”們將越來越多的半導體生意引入到中國,主要體現在半導體制造方面,催生出了多個“土洋結合”的經典范例。

首先就是臺積電南京廠,它不僅方便了本土芯片制造需求,還帶動了產業鏈相關領域的發展,促進了就業,從而實現了多贏的局面。

臺積電于2016年3月與南京市政府簽約,并在當年7月動土, 2017年9月舉行進機典禮,并于2018年10月舉辦開幕暨量產典禮,2019年第3季度就轉虧為盈,單季獲利約2.036億元。臺積電南京廠從進機到開始生產不到半年時間,以12nm和16nm制程為主,是大陸制程技術最先進的12吋晶圓廠,為本土芯片制造“后浪”樹立了快速、高效發展的榜樣。

此外,三星西安廠,以及SK海力士無錫廠等,都是很值得關注和期待的“土洋結合”優質項目。

而本土晶圓代工的中堅力量非中芯國際莫屬,這一2000年成立的晶圓代工廠,經歷了20年的風風雨雨,一直在堅持推進技術改造和更新,以跟上“前浪”們的腳步,為了追求技術上的先進性,中芯一直保持著較低的毛利率??沙掷m的發展道路上就是要有舍有得,眼下的中芯國際,受益于國產替代的浪潮,再加上常年的技術積累,已經開拓出了屬于自己的發展模式和一片天地,且發展勢頭越來越好。

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,雖然給半導體產業發展蒙上了一層陰影,但其客觀上為中國本土封測業帶來了發展機遇,特別是東南亞和美國的大規模封城,使得不少封測訂單涌入中國大陸,也就是在這個時間段內,長電科技實現了扭虧為盈。

感激


還要感激,感激那些本土優秀半導體企業,它們不畏艱難險阻,為本土產業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。這些“后浪”中的典型代表就是長江存儲和華為海思。

作為一家2016年才成立了IDM,長江存儲擔負著本土存儲芯片,特別是NAND Flash的發展大任,該公司也不負眾望,2019年就實現了64層NAND Flash的量產,并宣布將于2020年底實現128層的量產,這樣的研發和量產速度還是比較驚人的。

華為海思,在針對華為的貿易壁壘形成一年以來,肩負著不斷提升華為芯片自給率的重任,而在綜合實力非對稱形勢下的多個回合博弈中,華為海思愈加適應了這種局面,應對愈加鎮定。而來自IC Insights最新發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十大芯片元器件廠商銷售排名,則將這一“后浪”的崛起勢頭推向了高潮。



如圖所示,華為海思(HiSilicon)該季度銷售額接近27億美元,從而歷史性地躋身2020年第一季度前10大半導體廠商之列。而且,該公司在該季度的銷售額同比增長了54%,是10家廠商中最高的。

在國際競爭中,華為海思愈挫愈強,而長江存儲即將面對來自以三星為代表的存儲芯片巨頭的挑戰。期望在今后幾年,有越來越多的本土“后浪”能扛起類似這樣的大旗。

結語


在當下的全球半導體業,“前浪”依然雄霸著行業領先地位,而“后浪”也在不斷洶涌。在這樣的態勢下,紅海與藍海交織、融匯,能迸發出更多精彩。

古今中外,“老頭兒”永遠是當下的統治者,而年輕一代永遠代表著未來,無論是國家、社會,還是產業,無一例外。
少妇熟女乱图片88,亚洲日韩欧美综合网,亚洲国产伦综合第1页,jiZZJIZZ日本护士视频